飞时阅读网

飞时阅读网

飞时阅读网

飞时阅读网手机版

飞时阅读网网站地图

飞时阅读网 > 我只想自力更生 > 592、等财神爷,等一辈子都行
    其实赵德柱一家在北欧,就是天天爬山转悠。

    这个国家的海岸线,因为大海、冰川和群山之间长达数亿年的较力。

    到处都是扯得支离破碎的密集山崖。

    在近现代石油富产跟现代化变革中算是最享福的。

    常年称霸各种世界最宜居最幸福国家。

    所以看不到工业污染,看不到现代化冲击,到处都是山清水秀和色彩缤纷的传统建筑。

    磅礴壮阔的峡湾,幽静的绿野冰川,穿山越海的蜿蜒公路。

    挺符合龙芷羽喜欢的文艺调调。

    赵德柱纯属配合老婆,还琢磨这难道就是那个搞地产的老板喜欢登山探险?

    龙芷羽也不会解释啊,她文化水平也不够,只是眼光挺高:“大概吧,喳先生也说过,读书可能对我们来说有点晚了,那就锤炼内心,在公司到处都是吹捧你的人,我在学校也差不多,但回归自然以后,我们永远还是个不起眼的人,对吧,我是这么理解的。”

    赵德柱就极力鼓掌赞美:“说得好!”

    龙芷羽娇嗔的美目瞪人:“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浮夸!感觉很不真诚。”

    赵德柱嘿嘿笑:“我爱做不爱说。”

    龙芷羽马上飞快的瞥眼聚精会神听的女儿,恨得拿登山杖抽人。

    太容易让人联想了。

    娜娜就使劲想参与到爹妈的话题中:“这周小冯姐唱的浮夸,效果还蛮好的,听说歌词还是爸帮她写的啊?”

    赵德柱立刻否认三连:“我没有!我不知道,我怎么可能,我是什么文化,主要还是你刀叔,我帮他出主意,这种明星想红又不愿放下架子的样儿,可不就又要当婊……”

    龙芷羽就下手打了:“又说脏话!”

    赵德柱鸡飞狗跳,娜娜赶紧又护她爸:“也不算,也不算脏话啦,咦,有同胞!”

    夫妻俩无奈的对视眼,打打闹闹的情趣啊,被闺女破坏殆尽。

    不过远隔重洋几万里,看见熟悉的同胞面孔还是挺亲切的,五六个中青年男女,同样穿着户外冲锋衣背着双肩包,拿着登山杖从山峰上下来。

    两男两女的四位保镖已经不着痕迹的分岔展开队形,随时都能包围动手。

    不过对方丝毫没意识到很可能被劫道,也很惊讶的对这边挥手示意:“哈喽……”

    赵德柱直接:“哪圪垯的?”

    对面立刻哄然笑出声:“哎哟,还真是内地同胞呀,我们是……您是……”

    其中开口说话的中年人立刻目光凝神在赵德柱脸上。

    四十来岁的样子吧,白面眼镜但保养得还不错,能这样徒步登山几个小时的平时生活习惯都比较自律。

    其实撇开悄无声息的四位保镖,赵德柱一家三口应该还是母女俩更抢眼。

    龙芷羽那橙黄色的防晒冲锋衣下,黑色紧身登山裤凸显身材,真是只有懂的才懂,这结婚大半年,更显滋润,人家过来第一眼都不由自主的集体看了下。

    娜娜就更不用说了,头发有点散乱,但青春无敌明媚娇俏呢。

    结果现在全都跟着那中年人看赵德柱,然后变脸色。

    赵德柱多少还是有点得意,转头对老婆显摆:“你看,跑这么远,还是遮不住我的光彩啊。”

    龙芷羽忍住白眼,马上收敛姿态从游客转到空姐,拉住女儿站在旁边不说话。

    对方有年轻点的已经满脸堆笑了。

    那中年人也尊重得很:“五月我正在宾州出差,没能参与江州的论坛峰会,但事后还是从不少渠道看见了赵先生的言论,很受启发。”

    说着就主动介绍:“我是某浪副总裁兼基金合伙人,这是我们清京校友登山会的同伴,有幸给您介绍下……”

    某浪副总裁……

    某浪、某狐、某猪这些门户网站在2000年前后争相上市,在整个互联网都没搞清未来方向的时候。

    这几家门户网站绝对是国内互联网的扛把子。

    但从老马前两年搞西子湖畔论剑,赵德柱今年搞高尔夫峰会,已经算是在挑战老牌扛把子们的地位。

    不过能做到某浪副总裁,还有投资基金合伙人的身份。

    这起码已经是解决了财务自由,一边享受人生一边赚钱找风口的阶层了。

    而且大多都有海外留学经历,到北欧旅游也不稀罕。

    但是对赵德柱的态度确实足够恭敬,这位是国内SP业务的高级工程师,那位是做搜索引擎的开发专家,个个都是精英。

    跟赵德柱挨个儿握手的时候,也绝对没有半点倨傲。

    互联网世界就这样。

    各种数据KPI都能排列出高低座次,没什么可含糊的。

    这个世界能走到这个级别的都是天才,但又都明白哪怕是才华横溢的天才,也要站在风口上才能起飞。

    赵德柱脑海里面只转悠,这特么是偶遇还是蓄意来碰头的?

    不过他也准备今年安排组织一次优秀员工、高级主管到巴厘岛、马代之类的奖励旅游。

    互联网企业在这方面总是走在前面,对方看似并不作伪:“嗯,幸会幸会,我们还在爬山呢,起码要三小时以后才能结束,不敢耽误时间了,有空到江州,来我们那边做客。”

    谈不上傲慢,更像是试探。

    结果对方几人都恭送这一家子继续,有俩甚至有掉头跟着再走一遍的意思。

    但可能考虑到有点唐突。

    没敢贸然行事。

    娜娜搂着她妈的胳膊,小表情别提多精彩了。

    刚才介绍这群人,几乎全都是清京大学的高材生,保送博士、硕士啥的。

    传说中真正的天之骄子。

    却在她爸这高职生面前都百般逢迎,客客气气。

    当女儿的可不骄傲死了。

    龙芷羽忍住表情,等在山路上转了弯,还确认不会被看见,才继续追打丈夫:“不要得意啊!这都是看在你的钱份上,想你给他们投资吧,不要得意忘形!”

    其实这话主要是说给女儿听。

    现在莫名的就是把丈夫当成大男人那么信任。

    赵德柱也是满脸哂然:“如果是偶然碰上还行,真是故意绕这么大的圈子来碰头,那我可要真的防着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龙芷羽满意的鄙夷:“成语不会几个,这种话倒是熟练得很。”

    赵德柱得意:“哑仔食云吞啦,心中有数的!”

    龙芷羽忍不住伸手牵着,结婚大半年了,爱情、亲情之外更有复杂的浓厚情感,就见不得他这么调皮,浓浓情思都能从眼底淌出来。

    保镖们早就分开前后保持,很有素养的装着看不见。

    只有娜娜忍不住就在旁边又气又笑的模拟梆梆梆的弹舌音:“要亲就快点!别折磨我这个当女儿的……”

    龙芷羽甜蜜的挽住丈夫不说话。

    赵德柱长叹口气:“幸好在爬山哦!”

    真是户外运动保健康,要是呆在屋里,枸杞当饭都难医。

    娜娜就见不得爹妈撒狗粮,蹦跳着强行要挤到中间去。

    这一路登山爬下来也真是不累。

    再好的美景,都不如家人欢欣舒心。

    只是等两三个小时后,赵德柱一家从山顶返回,居然发现那几人还在原处等着!

    似乎这两三个小时给了这些天之骄子足够思考的空间。

    副总裁带头:“这么远在登山的时候能偶遇上,确实是缘分,能不能请赵先生一家共进晚餐?确实有很多想跟您探讨的东西。”

    出来差不多十天了,遇见同胞还是蛮亲切的,赵德柱真是当自己在吃云吞,笑着点头:“我们已经在这里呆了两三天,我们做东吧,其中有家餐馆我们还囤了点辣椒调料,不然我太太女儿真是吃不惯这边口味。”

    然后那边就有人响亮的咽了下口水。

    众人笑说那家伙是蜀川的,这趟出来早就嚷嚷不习惯饮食了。

    下山最后还有一两公里,确实从这条独行道下去停车场就很难再遇见,对方等在这里也是最佳选择。

    剩下的路程,连对方的女性都没有找这边的太太女儿套近乎,全都尽量围在赵德柱周围。

    倾听咨询他关于手机的看法。

    这可真的是些懂行的人。

    他们也真不是想追着赵老板要投资什么的。

    譬如说SP业务,也就是涉及到手机通信之类的一些增值业务,包括彩铃彩信啥的都属于这个范畴。

    赵德柱哪怕是随口说点什么,人家都能举一反三的联系到自己的工作范畴被点醒方向。

    他在论坛峰会上面特别强调要把移动智能手机当做未来重要的方向。

    人家肯定比谁都在意了。

    别说等两三小时,两三天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