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时阅读网

飞时阅读网

飞时阅读网

飞时阅读网手机版

飞时阅读网网站地图

飞时阅读网 > 天下第一 > 1130 单挑飞鹰山庄
    无论地球还是这方世界,炎祖确实没有见过药神这般优秀而又出色的炼药师,不舍也是人之常情,但他既是一国之君,自然不能出尔反尔。

    陈冬也说:“男儿志在四方,我虽然是一名炼药师,但也是一名经验丰富的战士,我更希望能多屠杀几名魔族!再说,前段时间我也练了不少丹药,应该足够各大掌门人使用了。就算还有欠缺,不是还有龚永年嘛……”

    说到这里,陈冬微微一笑:“我猜,他应该不敢再任性了。”

    炎祖知道,龚永年这些天被收拾得不轻,确实不敢再肆意妄为和作妖了,也微笑着点了点头:“那你去吧,到了南方,可务必要小心,我宁肯死几个掌门人,也不愿意失去你啊!”

    这话虽然是开玩笑,但也凸显出炎祖对药神的看重。

    炎祖对药神真是越看越爱,忍不住又摸出一块金灿灿的令牌来,说:“等你到了南方,需要其他掌门人配合,他们又不肯听话时,你就亮出这个。”

    陈冬接过令牌,就见上面写着“炎祖令”三个字,立刻意识到了这东西的分量——之前的流玉剑,只是震慑皇室,这块炎祖令几乎能号召天下了。

    由此可见药神在炎祖心中的地位!

    不过炎祖又接着说:“当然,也不是所有掌门人都好使,比如云掌门你就调不动,他毕竟是屠魔军的大帅,只认我的亲笔书信。”

    陈冬笑着说道:“我也不敢号令云掌门。”

    陈冬告别炎祖,正欲转身离开,炎祖突然身形一闪,来到他的身前,又在他胸口一抓。

    陈冬只觉得胸前一凉,再一抬头,发现如意佩已经到了炎祖手中。

    “你……你……”陈冬一时有些心慌意乱,知道自己的身份被炎祖识破了。

    当然,识破了也没什么大不了,陈冬和药神就算是一个人,又怎么了?

    难不成炎祖还真治他一个欺君之罪?

    就在陈冬不知所措的时候,炎祖却笑着道:“我就说嘛,你年纪轻轻,能做超神级炼药师也就算了,可你超强的实力又是怎么回事?陶青玉、火云老祖都不是你的对手!我早猜到了,看来陈冬和你的关系确实很不错,连这么宝贵的东西也敢借给你用。”

    炎祖笑呵呵的,又把如意佩还给陈冬,说道:“你们俩真是很好的朋友,不过我还是要劝一句,这东西非比寻常,千万别让其他人知道了。”

    陈冬愣了半晌,终于反应过来,炎祖并不知道他和药神其实是一个人,只以为陈冬将如意佩借给他使用而已。

    想想也是,一般人哪能想到陈冬还是一名超神级炼药师呢?

    陈冬接过如意佩,低声说了一句:“是。”

    转身离开圣宫,陈冬才发现自己的后背都浸湿了。

    其实,就算炎祖发现他就是药神也无所谓,但他不知怎么回事,就是不想让炎祖知道……或许是因为地球上的经历,让他天然对“皇室”不太信任吧。

    离开圣宫,陈冬并未急于赶往南方,而是又去了一趟炼药师总工会。

    到底是总会长,有些事得交代下。

    回到工会,陈冬直奔一间独院。

    自从龚永年降级为副会长后,便在这间独院工作、生活。

    此时此刻,龚永年正在院中炼药。

    炼药师大会已经结束三天了,可龚永年的心情仍旧无法平静。

    那天过后,龚永年终于意识到,药神并非沽名钓誉,确实是比他强得多,药神能做总会长,也是实至名归、名副其实。

    自己在药神手下,也只能做个副会长了。

    换言之,就是服了,彻底服了。

    无论专业技能还是战斗实力,药神都是碾压他的存在!

    所以龚永年现在变得很老实了,每天勤勤恳恳地在院中炼药,他知道自己失去了任性的本钱,再不炼药就没有生存的余地了。

    就在这时,陈冬推门而入。

    “药神会长!”龚永年立刻熄了火,一路小跑过来,恭恭敬敬地打招呼。

    看着乖顺的龚永年,陈冬满意地点点头,要是没有两把刷子,让这老家伙低头可不容易。

    “我准备去南方了。”陈冬说道:“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由你负责工会,可别整什么幺蛾子啊,否则我回来收拾你。”

    龚永年先是惊讶,奇怪地问:“药神会长,您去南方做什么?”

    陈冬回答:“我去杀魔族啊,一直炼药多没意思!”

    龚永年无疑更惊讶了,身为一名超神级炼药师,安安稳稳地呆在后方就能立功,干嘛还要跑到最危险的前线去作战呢?

    他想不通,永远也想不通。

    这已经不能用“人各有志”来形容了,这应该叫做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不过得知陈冬要去南方,龚永年心里还是挺开心的,药神要是死在前线,总会长又是他的了。当然,药神没死之前,龚永年确实不敢作妖,立刻说道:“药神会长,您放心吧,我一定和兄弟们踏踏实实地炼药,源源不断地为前线提供各种丹药,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绝对不掉链子!”

    “那就好。”陈冬拍拍龚永年的肩,转身离开。

    他回到炼峰楼,收拾了下东西,拿了一些药材。

    接着,他的手一挥,如山的灵石顿时出现,几乎塞满了整个屋子。

    他将《龙象之威》拿了出来,一页一页地翻着。

    随着他将上面的内容都记在脑海里,那些字迹也渐渐地消失了,成了一张张的白纸。

    超神级武技大多都是一次性的,学完就没有了。

    要想复制出来,除了以内力为媒介,还要以生命为代价,大多高手临死之前,才将毕生所学铸成秘籍。

    死都死了,当然要给后世留下些东西。

    这就是为什么大家都爱去探高手遗迹的原因。

    接着,陈冬开始学习《龙象之威》上的内容,照旧第一式一千万灵石,第二式两千万灵石……第九式九千万灵石。

    以陈冬现在八级通圣的实力,可以练到第八式。

    也就是花三亿六千万灵石。

    陈冬现在有十亿多灵石,耗费这些当然不是事了。

    练完之后,还剩七亿灵石,根本就花不完。

    看看窗外,天色已经晚了,陈冬倒也没有急着动身,规划了接下来要做的事,又在炼峰楼里睡了一晚。

    到第二天清晨,他才离开炼峰楼。

    陈冬本来没想惊扰大家,毕竟事情昨天已经交代完了,悄无声息地离开就好,但走到广场上时,才发现这里人山人海,几乎所有的炼药师都出来了。

    “这是……”陈冬一脸诧异。

    “药神会长,大家都是来送你的。”人群中,龚永年走了出来,恭恭敬敬地说着。

    “药神会长,一路顺风!”

    “药神会长,我们等您平安回来……”

    众人七嘴八舌地说着,有些人的眼圈都发红了。

    陈冬虽然在工会中满共也没呆几天,但他出色的专业实力以及领导能力,都给众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不知不觉间,他已成为众人心中的灵魂人物和精神支柱!

    “搞这套干什么……”陈冬一向不是个矫情的人,走到哪里都是独来独往。

    但这一刻,竟忍不住红了眼眶。

    “都他妈的好好炼药,我有多狠你们也都知道,等我回来要是发现谁敢偷懒,轻饶不了你们!”陈冬故意扮出一副凶相,也不愿让他发现他脆弱的一面。

    “是!”众人齐声呼喝,几乎惊动半个上京。

    “走了,走了!”陈冬摆摆手,大步走出工会。

    马车早已备好。

    陈冬跳上马车,也不说多余的废话,骏马拖着车厢疾驰而去。

    来到城外,陈冬下了马车,又回头看了一眼城门,接着“飕”一声窜上了天空。

    远远地离开上京后,陈冬降落在一处山谷中,将自己脸上的妆容卸掉,恢复了自己的本来面目。

    “做药神很爽,不过还是做自己最痛快。”

    陈冬笑了笑,接着继续窜上天空。

    他并没有往南方飞,而是前往冀州郡。

    他要去飞鹰山庄。

    前段时间他就得到消息,鹰爪神的尸体已经转移回冀州郡,安置在了飞鹰山庄后山的陵园中。

    虽然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不过鹰爪神生前的实力很强,尸体应该没有那么快就腐烂。

    那么好的内力,不吸多浪费啊。

    也就半天时间,陈冬就降落在了飞鹰山庄的大门口。

    又一次来到飞鹰山庄,陈冬还是挺感慨的,回想起之前来的时候,差点和向菲菲一起死在这里。

    再后来,飞鹰山庄不止一次地狙击他、追杀他。

    所以陈冬这次回来,不仅仅是吸内力,也是来报仇的。

    鹰爪神死了,阴护法去了南方驻守昌城,整个飞鹰山庄根本没有人能和陈冬抗衡——飞鹰山庄本来留守四名长老,其中裴长老和顾长老都死了,只剩两名长老,根本不是陈冬的对手。

    陈冬一落地,守门的弟子就发现了他。

    “陈冬,你干什么?!”弟子惊声叫道。

    “单挑飞鹰山庄!”陈冬拔出吴王剑来,嘴角勾起一丝诡异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