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时阅读网

飞时阅读网

飞时阅读网

飞时阅读网手机版

飞时阅读网网站地图

飞时阅读网 > 恶念执行 > 第11章:咒巫
    “咒巫大人!”那咒术师小队满是惊喜地看着不远处缓缓走来的申我,有种得救的感觉。

    然而下一刻,他们的身体便爆裂开来,化为了无数的血肉与咒力,被申我所吸收。

    “你们这些人的血,都是我的!”

    听着申我嘶哑的声音,卫言微微皱眉,有些反感。

    对方不过是三十多岁的年纪,声音和外表听起来却像是五十多岁一样,这莫非就是成为咒巫的代价?

    还是说只是她个人的问题?

    回忆着临安城的咒巫方元以及宋妍心的样子,卫言稍微松了口气。

    应该是这个申我修炼出了岔子,或者是采用了某些特别的方式取巧晋升。

    联系她直接灭杀队友的方式,想必应该是后者了。

    即便如此,咒巫的力量也是卫言和温流如所不能抗拒的。

    尽管之前他曾经和咒巫级别的死念者卡蜜拉交战过,但那是建立在对方被牵制或者是重伤的情况下,才勉强得以逃出生天。

    如果实打实的交手,卫言只有被瞬杀的份,就像那些咒术师小队的成员一样。

    看着面目可憎的申我,卫言微微皱眉,下意识的护住了温流如。

    尽管意识到温流如并非是自己所以为的温流如,但只要她是自己所认识的温流如就好。

    别的,其实也没那么重要。

    而且,在了解了温流如的真实身份之后,卫言对某些事也有了更好的理解。

    “都死到临头了还想英雄救美?”申我嘲弄地看着卫言和温流如,露出一丝猥琐的笑容。

    “不如这样,如果你愿意当我的……”

    “滚。”申我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卫言粗暴的打断了,他面色平静地看着申我,没有丝毫的退让与畏惧。

    反正对方又不会放过自己,还不如死的光彩一点。

    如此想着,卫言身上咒力微微凝聚,准备用自己的言咒来做殊死一搏。

    说是殊死一搏,但这里是西平城内,就算自己和温流如打了鸡血人品爆发可以从申我这个咒巫的手下逃出生天,那自己也不可能逃出西平城。

    就算逃出了西平城又能怎样呢?

    外面是吃人不眨眼的死念者大军,自己没有任何幸免于难的可能。

    至于温流如的“扭曲”,其作用相当有限。

    就算能够像对付卡蜜拉一样扭曲了对方的认知,也没有第二个宋妍心可以引走对方了。

    如此想着,卫言绝望地叹了口气,左手食指对着申我轻轻一点。

    “相信我,你也可以光!”咒印与咒言同时释放,卫言尽自己最大的力量试图限制住申我。

    下一刻,申我变成了石像,领域也随之消失。

    然而卫言还没拉着温流如离开这个路口,熟悉的领域波动再次袭来,将卫言和温流如笼罩其中。

    “你使用的是什么咒术,把它交给我,我留你全尸!”申我贪婪地看着卫言,想弄清楚卫言区区一个三阶咒灵师是如何限制住咒巫的。

    “就不告诉你,略略略。”卫言很是无赖地对着申我做了个鬼脸,接着便毫不犹豫地释放了言咒.驱灵排异。

    一股毁灭的波动从四面八方朝着卫言涌来,但却并不能突破卫言言咒所形成的禁咒区。

    哪怕是领域的力量,在靠近卫言附近时也消失的干干净净,这让卫言不免有些庆幸自己又能多活几秒了。

    坦白地说,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垂死挣扎有什么意义。

    或许,只是不敢去面对什么吧。

    卫言无力地笑笑,紧紧握着温流如的手,在驱灵排异即将结束的瞬间再次用咒言释放了一遍。

    “妖魔鬼怪快离开。”

    顿时,申我那狂暴的咒力冲击波在卫言的眼前消失的干干净净,连一丝余波都没有产生。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申我满脸震惊地看着卫言,突然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两个咒术师居然在自己这个咒巫的全力攻击下毫发无伤?

    这种荒谬的事申我从未听说,即便是王都那些少年时期便突破为尊王的绝世天才,也绝没有以三阶咒灵师的等阶挑战咒巫的记录。

    这根本就是违反常理的。

    看着申我诧异的眼神,卫言得意地笑了笑:“怎么想,死前还能带你见识一番咒巫的真正手段,也算是死的光彩了。”

    温流如没有说话,只是浅浅地笑着。

    过了好一会,直到驱灵排异的效果即将结束,她才开口道:“如果我们的人生在此终结,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卫言点点头,看向申我挑衅地笑了笑。

    确定申我因为忌惮自己不敢近身之后,卫言伸出自己的右手无名指,对着自己释放了咒术锁定。

    换言之,他强迫自己再次释放了驱灵排异。

    申我的攻击再次被抵消,卫言和温流如依旧是毫发无伤。

    但他们也没法拉开和申我的距离——因为对方的咒术把附近的地形都给扭曲了,而不能使用咒力的卫言和温流如很难在不露馅的情况下越过这些障碍,因此只能留在原地等死。

    看着卫言云淡风轻的表情,申我终于有些忍不了了。

    她缓缓吐出一口浊气,然后猛地掏出一把银质的匕首插入了自己的胸膛。

    “以我之血,破敌之身。”申我一边念着咒文,一边轻轻抬起了左手,无名指和尾指弯曲,剩下的三根手指微微张开,摆出了一个奇怪但又有些熟悉的手势。

    下一刻,卫言便反应了过来,这跟卫菲所使用的咒术的起手式一样,这是厄级咒术!

    几乎是跟申我同时开口,卫言极速地念出了咒术锁定的咒文。

    “巴啦啦小魔仙全身变!”

    刹那间,在申我即将完成不可逆转的厄运洞穿命运之时,她倾尽全力所准备的厄级咒术,突然变成了恶级强化咒术——鬼刀咒。

    看到插入自己胸膛的匕首突然染上了一层黑色的咒术镀层,申我吐出一口血,身心皆是遭受了重创。

    还没等卫言来得及高兴,原本遭受重创的申我却是突然露出了一丝笑容。

    卫言面色一变,随即便意识到自己身上驱灵排异的效果已经结束了,而申我毫无疑问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

    “哪怕是再水的咒巫,也毕竟是咒巫啊。”卫言无奈地举起双手,试图拖延时间。

    但狂怒的申我此刻却只想把卫言撕碎。

    哪怕是温流如释放扭曲的力量扭曲申我的认知,此时也已经是无济于事了。

    在领域的作用下,卫言和温流如只能被撕成碎片。

    当卫言绝望的闭上双眼之时,一个久违但又有些熟悉的声音在他身前响起。

    “你是什么东西,敢对我的人出手?”

    那是,宋妍心的声音!